成都某某公司装饰诉乌兰某某公司大健康公司设计服务合同纠纷 2021-09-30 浏览数:333 原、被告双方于2017年6月5日签订了《乌兰某某公司大健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体检中心店铺设计服务合同》,合同约定由原告为被告提供“乌兰某某公司大健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体检中心装饰装修设计”服务,设计费总计119000元,合同约定了付款的时间节点,在原告履行完毕合同约定的义务后,被告共计向原告支付了83300元,之后便不再继续支付剩余费用35700元,经原告的多次催要,被告仍然拒不支付剩余的35700元。双方和解撤诉。 查看详情
许某某诉彭某某、王某某股权纠纷 2021-09-28 浏览数:339 原告许某某与甲方王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协议可知,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将其所持有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的20%股份转让给原告许某某,协议生效后,原告许某某即成为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的股东,双方共享公司利润,共同分担亏损。此后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也实际交由原告许某某与另案的两位原告负责经营管理,而两被告及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均未直接管理王妈母婴403号店。 2021年4月15日,原告许某某参加了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的股东会议(有《王妈母婴华西店第1次股东会议》会议记录为证),2021年5月8日,被告彭某某按例通知原告许某某参加2021年5月10日召开的股东会议(有微信聊天截图为证),原告许某某未予回复。同时,2021年3月-4月的工资及股份分红收入中原告按入股10万占20%进行了股权分红(有原告许某某的工资及分红单、微信转款记录为证),原告许某某对此也表示签字认可。根据《公司法》第四条:“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等的规定,原告许某某实际依法享受了股东享有的股权分红,参与公司股东会会议等股东权利。 查看详情
程某某诉彭某某股权纠纷 2021-09-28 浏览数:340 原告程某某与甲方王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协议可知,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将其所持有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股份转让给原告程某某,协议生效后,原告程某某即成为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的股东,双方共享公司利润,共同分担亏损。此后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也实际交由原告程某某与另案的两位原告负责经营管理,而两被告及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均未直接管理王妈母婴403号店。 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主要客源来源于股东代表人彭大琼的介绍,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能在开业前两个月就盈利主要还在于股东代表人彭大琼向实际经营的原告程某某的母亲车群辉及另案两原告的客户引流,故实际并不存在原告程某某起诉状里面所称的两被告对原告程某某进行误导与欺诈。 原告程某某与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于2021年2月25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甲方为此积极筹备办理公司营业执照及工商登记手续,其它相关经营手续也在紧密推进。然而,因另案原告程某某并未按协议的约定向成都王妈母婴护理服务有限公司支付完毕股权转让资金,因此,工商办理手续被延误。同时原告程某某母亲车群辉在入股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不到2个月的时间时,在2021年4月下旬恶意辞退店铺员工,将正常经营的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无故关闭,且侵吞客户预收款。自此,成都市武侯区华西美庐A栋403号店店铺处于停业状态,其办理营业执照及工商登记手续不得不中断。 查看详情
北京某某公司诉洋洋某某公司有限公司纠纷(一审) 2021-08-19 浏览数:1422 2018年7月4日,某设计公司与成都某饭店签订《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成都某饭店将位于成华区一环路东三段1号“商业、办公、酒店及配套设施”项目的施工图设计工作发包给某设计公司。设计费为393.5万元,上述合同金额为估算,实际按最终测定的建筑面积、按合同约定的单价每平方米25元计算设计费。设计费支付时间为合同签订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10%设计费39.35万元,超限审查通过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30%设计费118.05万元,施工图完成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30%设计费118.05万元,完成施工图技术审查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20%设计费78.7万元,竣工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剩余10%设计费39.35万元。合同还就设计项目内容、双方责任、违约责任等事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某设计公司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设计工作并形成了设计成果,案涉项目已于2018年7月17日超限审查通过, 2018年11月30日施工图审查合格,某设计公司于2019年1月29日将全套施工图蓝图交付给成都某饭店,成都某饭店理应依约支付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设计费。按照实际建筑面积157476.52m2计算,成都某饭店应支付设计费3936913元,但某设计公司仅支付了4万元设计费,至今仍欠付设计费3896913元。经某设计公司多次催要,成都某饭店仍拒不支付剩余设计费,某设计公司于是诉至法院要求支付设计费并承担违约责任。 查看详情
宜合筑诉洋洋某某公司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纠纷纠纷(一审) 2021-08-19 浏览数:1385 2017年8月14日,某设计公司与成都某饭店签订《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及《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补充协议》,约定成都某饭店将“锦天地商业中心(原成都饭店)项目”的前期咨询、建筑规划方案设计工作发包给某设计公司。设计费为378.25万元,设计费支付时间为签订合同2周内支付20%的设计费75.65万元,方案评审确认后1周内支付40%的设计费151.3万元,过规通过后一周内支付40%的设计费151.3万元。上述合同金额为估算,实际按最终测定的建筑面积、按合同约定的单价每平方米25元计算设计费。成都某饭店逾期支付设计费的,应按日按欠付金额的千分之二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合同还就设计项目内容、双方责任、知识产权、违约责任等事作了约定。合同签订后,某设计公司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设计工作并向成都某饭店交付了设计成果。成都某饭店使用某设计公司的设计成果报规并取得了规划许可证。按照实际建筑面积157476.52m2计算,成都某饭店应支付设计费3936913元,但成都某饭店仅支付了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设计费50万元,共计支付了2769500元后就未再支付了,尚欠设计费1167413元。经某设计公司多次催要,成都某饭店仍拒不支付剩余设计费,某设计公司于是诉至法院要求支付设计费并承担违约责任。 查看详情
曹某某、曹某某诉曹某某纠纷(再审) 2021-08-18 浏览数:1390 曹某1、曹某2、曹某3均系曹某之女。2014年2月5日,曹某3出具承诺书载明“兹有青羊区上升街47号1单元7楼14号房屋1套是父母所留(公房),归其女曹某2、曹某3、曹某1三人共有。如遇拆迁,所得赔偿归曹某2(或其女李某)、曹某3(或其子陈某2)曹某1(或其女任某)所平均所有,此承诺经曹某2、曹某3、曹某1三人共同协商一致同意,具有法律效力。特此承诺”。2014年3月23日,曹某3之子陈某2出具借条载明“本人陈某2今借到上升街47号1-7-14号房屋用于居住,此房屋所有权归曹某2、曹某3、曹某1三人共同平均所有。借房人:陈某2。2014.3.23。曹某3与陈某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14年11月19日登记离婚,在离婚协议中,陈某分得青羊区上升街47号1单元4号公房(居住权),曹某3分得青羊区上升街47号1单元3号私房一套。2014年11月28日,陈某与成都市青羊区房产管理局签订《公有住房租赁合同》,将位于青羊区上升街47号0-1-7-14房屋出租给陈某住用。2014年12月4日,曹某3取得位于青羊区上升街47号1单元3层6号房屋所有权并办理了产权登记。成都市国投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甲方)与陈某(乙方)签订《成都市国有土地上房屋模拟搬迁补偿安置合同》,主要约定:模拟搬迁房屋位于青羊区上升街47号1单元7楼14号,建筑面积57.42平方米,甲方以栀子街1097号9栋20楼2005号房屋,建筑面积124.91平方米,评估单价910元安置乙方。甲方与乙方按本项目补偿安置方案结算方式结清权调换差价款,即乙方向甲方支付房屋差价款98633元,乙方一次性付清产权调换差价款按上诉款项的70%结算即69043元。搬迁房屋装饰装修补偿57420元。甲方支付乙方政策性补偿5318元、政策性补助费85553元、搬家补助2400元、安置房初装补助费52835元、政策性补贴费9720元、提前搬迁奖励费8000元,乙方选择跨档安置,超出本项目补偿方案中对应的安置分建筑面积为19.24平方米,需支付甲方175084元。2020年7月3日,陈某向成都市青羊区住房建设和交通运输局缴纳了公转私房款36002.3元。审理中,曹某3陈述因曹某1、曹某2已经享受公转私的权利,因此对案涉房屋已经不再享有公转私的权利,案涉房屋的公房承租人也不是曹某1、曹某2。原承租人曹某去世之后,案涉房屋并不是私产,不存在可以继承的东西,所以承诺书实际上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 查看详情
蒋某某诉刘某某抚养权纠纷(一审) 2021-08-18 浏览数:1404 蒋某与刘某于2017年9月29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17年10月28日生育一子刘小某。后蒋某、刘某因感情不合于2020年1月13日协商一致签订《离婚协议书》后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书》约定:婚生子刘小某由蒋某抚养,刘某支付抚养费直至刘小某18周岁。2021年7月14日刘某以带刘小某出去玩为由将刘小某带走,后蒋某多次联系刘某将儿子送回蒋某住处,刘某均以各种理由拒不送回。蒋某无奈,只得将刘某诉至法院,要求刘某将刘小某送回给她。 查看详情
彭某某诉黄某某租赁合同纠纷纠纷(一审) 2021-08-13 浏览数:1383 2015年10月17日,彭某某、李海琼与黄某某及满堂红(成都)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两份《租赁及居间合同》,合同约定:彭某某、李海琼将坐落于成都市成华区和美西路8号3栋1单元11层1105号,建筑面积为87.44平方米的房屋以及该小区1栋负2层799号车位出租给黄某某,租赁期限为5年,即从2015年11月18日起至2020年11月17日,租金每月1600元(房屋1400元/月、车位200元/月),以每半年为一期的方式进行支付,租期第三年开始,房屋租金增加70元/月。 租赁合同签订以后,彭某某、李海琼按照合同内容履行了约定义务。但黄某某在租期内拖欠支付租金,至租期结束时,拖欠48420元租金未支付,且违反合同约定,将案涉房屋随意改建、加建。因彭某某、李海琼一直居住在南充,租赁期间并未再次进入过案涉房屋,直至2020年11月12日,黄某某突然告知彭某某、李海琼其将钥匙放至物管处,彭某某、李海琼收取钥匙进入案涉房屋后才发现房屋被随意改建和加建的事实,之后,彭某某、李海琼多次要求黄某某将房屋恢复原状并缴纳租金,黄某某拒绝履行上述义务,故彭某某、李海琼将黄某某诉至法院。 查看详情
四川某某公司诉冯某某劳动争议纠纷(一审二审及执行) 2021-08-03 浏览数:1391 2018年3月28日,某木业公司与冯某签订《劳动合同》,主要内容为:“合同期限:自2018年3月18日起至2021年3月17日止;冯某从事设计师岗位工作。2020年3月21日,冯某在《XX员工离职工作交接表》离职人栏签字确认。2020年6月30日,冯某向邛崃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于2020年8月10日作出裁决(邛劳人仲案【2020】00144号),裁决某木业公司向冯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1091元,某木业公司不服仲裁裁决,提起诉讼。一审庭审中,某木业公司与冯某均认可冯某于2018年3月18日入职,2020年3月21日离职,冯某的月平均工资为冯某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4436.40元。冯某自2018年3月18日入职后,某木业公司一直未为冯某缴纳社会保险费。 查看详情
张某某诉赵某某纠纷(一审及执行) 2021-08-03 浏览数:1396 2017年11月30日,张某(乙方赵某(甲方)签订《合伙经营挖掘机协议书》,约定:一、甲乙双方于2017年12月1日共同出资购买一辆二手挖掘机,挖掘机价格为300000元(大写叁拾万元)。甲乙双方以合伙方式经营挖掘机,甲方出资100000元(大写拾万元)乙方出资200000元(大写贰拾万元)。乙方资金于2017年12月1日前打入甲方账户(开户行:中国银行银行卡号:6216613100024724976)。二、双方约定以甲方名义为挖掘机办理产权登记,合伙期间挖掘机的日常管理、各种费用、风险、事故以及其他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由甲方承担。三、每月业务由甲方负责管护,每月挖掘机实际收到经营利润,由甲方按月分配乙方利润每月最低8000元(大写捌仟元),从2017年12月1日开始计算利润。双方还对其他事宜进行了约定。协议签订当天,张某向赵某约定账户汇入20万元。以后,赵某向张某支付四个月利润,计32000元。 查看详情
刘某某诉成都某某公司劳动仲裁纠纷 2021-07-27 浏览数:2057 2017年6月1日,刘某与某人力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2017年6月1日至2019年5月31日,劳动合同签订后,刘某被某人力公司派遣至某日用品公司工作。工作期间,刘某的工资由某日用品公司员工翟秀梅、李兰通过个人账户支付。2019年5月31日,劳动合同期限届满,某人力公司没有与刘某续订劳动合同,但刘某仍在某日用品公司工作,工资仍按原途径支付,某人力公司仍为刘某缴纳社会保险费。2020年1月以前刘某的工资标准为5060元/月。2020年2月,两被告向刘某支付工资2280元,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336元后,实际支付1944元;2020年3月,两被告向刘某支付工资1780元,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93元后,实际支付1487元;2020年4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060元,但两被告在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12元后,实际共支付2555元;2020年5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060元,但两被告在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93元后,实际支付3249元;2020年6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090元,但两被告在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93元后,实际仅支付3525元;2020年7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120元,但两被告在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293元后,实际仅支付3291元;2020年8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120元,但两被告在扣除社会保险费个人缴费部分293元和考勤扣款10元后,实际仅支付3281元。2020年9月11日,刘某填写了《辞职申请表》,以“工资发不齐扣部分工资”为由向某日用品公司提出辞职。2020年9月16日,刘某向某人力公司法定代表人邮寄了告知函,以两被告在2020年2月至2020年8月期间克扣工资、任意降低薪酬、拖欠工资等,称其已经于2020年9月11日向某日用品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表,故通知某人力公司于2020年9月11日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刘某离职后,某日用品公司制作了刘某2020年9月工资表,记载刘某应发工资总额为5120元,实际应发金额为1396元。 另查明,刘某在某日用品公司工作期间,某日用品公司每年春节放假期限均长于国家规定的假期。2019年春节,某日用品公司放假时间为2019年1月28日至2019年2月11日;2020年春节于2020年1月17日放假,此后因受疫情影响,2020年4月13日正式复工。 查看详情
成都某某公司诉北京某某公司、周某某、唐某某纠纷 2021-07-22 浏览数:1788 2018年9月20日,A公司作为甲方与B公司作为乙方签订了《投资协议书》,约定由B公司作为A公司的投资人,投资创业项目,并约定投资完成后A公司将由三位股东组成,其中B公司出资6000000元,占A公司30%股份,享有一个董事投票席位;周某出资800000元,占A公司40%股份并出任董事长,享有一个董事投票席位;唐某出资600000元,占A公司30%股份并出任执行总监,享有一个董事投票席位。还约定B公司的出资分两次完成,第一次在2018年9月30日前支付3000000元其余3000000元在2018年11月3日前支付,同时约定了支付该款的前提条件为A公司完成工商注册股东变更、确定产品及经营方向并董事会通过商业计划。双方在第四条中约定各股东按股份比例分配红利和承担债务。协议第二条第一款保护条款中特别约定超过300000元的一次性资本支出等事项须经董事会讨论通过。协议第三条中还约定了各股东的权利与义务。协议第四条第二款约定“由于甲乙双方任何一方违约,造成本协议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时除应按全体股东出资总额的20%支付违约金外,守约方有权终止协议并要求违约方赔偿全部经济损失。…”该协议加盖了B公司和A公司的公章,周某、唐某以股东身份在协议上签字,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某以股东代表身份在协议上签字。2018年9月21日,A公司原股东王群将其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给了唐某。同日,A公司变更了公司章程,变更后的公司注册资金为2000000元,其中周某认缴出资800000元,唐某认缴出资600000元,B公司认缴出资600000元,三方的出资期限均为2035年1月3日。A公司章程第五章第十四条载明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同日,A公司召开了股东会,讨论通过了变更注册资金、周某任执行董事、修改公司章程等议题。 2018年10月19日,B公司支付了3000000元至A公司账户2018年11月27日,刘某在微信聊天中向周某表示其认为无法解决在合作中的不确定性因素,希望清盘退出。2018年11月29日,因《投资协议书》约定的B公司第二笔投资款支付期限即将届满,但约定的付款前提条件之一“董事会通过商业计划”仍未满足,B公司与A公司签订《备忘录》,明确B公司若在2018年11月30日未付款的行为不构成违约,并约定将第二笔投资款3000000元的付款期限变更为A公司完成商业计划书并提交董事会表决通过后第7日; 《备忘录》加盖了B公司、A公司的公章,并有唐某、刘某的签字 。2018年12月19日,A公司召开2018年第1次董事会并形成董事会决议,讨论通过了《“互联网+养生品”商业计划书》,并同意对原投资协议的内容做出调整,约定B公司的投资额调整为4000000元,占A公司20%股权,调整后的股权比例为唐某70%、周某10%、B公司20%;还约定在进行股权变更的同时进行工商变更,在工商变更完成后3个工作日内B公司须向A公司转账第二笔投资款1000000元,并约定A公司与B公司将根据本次董事会达成的以上共识重新签定投资协议。刘某、唐某和周某以董事会成员身份在该份董事会决议上签字。后A公司未变更工商登记,B公司与A公司也未签订新的投资协议。A公司分别于2018年11月2日支出1000000元用于购买平安银行理财产品,于2018年11月6日支出750000元购买理财产品,于2019年2月13日支出430000元购买理财产品。A公司于2019年5月8日将1897000元转入A公司财务人员李娜的私人账户。 查看详情